Skip to content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本文原载于 Foreign Affairs | 译读原创翻译

作者: Keren Yarhi-Milo

译者:Scarlett & Veronica


译读:T-Read | 译读小号二世:WinnieTheFool


After Credibility: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in the Trump Era

信用破产:川普时代的美国外交政策


“相信我”这句话,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讲过无数次。无论是谈论打击恐怖主义(“相信我,对于ISIS,我知道的可比将军们多。”),还是美墨边境筑墙计划(“相信我,不管怎么样,那堵墙会建起来的”),抑或是伊朗核协议(“相信我,真的,信我,这不是个好协定”),他都是如此言之凿凿。


特朗普希望人们相信他说过的话。不过,民调持续显示,三分二到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他不值得信赖。世界范围内也是如此。在美国传统盟友国家(譬如澳大利亚,法国,德国,日本,约旦,墨西哥,韩国和英国),大部分公民都表示他们对这位美国总统并没有信心。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I know more about ISIS than the generals do. Believe me”


换句话说,特朗普面临着公信力危机。或许这也算是意料之中。据《纽约时报》统计,在特朗普就任的头四十天里,他每天说的话中都有不实之词。特朗普的行动比他的言论还要夸张。他让人们开始质疑美国那些最长久也是最重要的承诺——譬如美国对北约的支持。就在一月,他称北约“已经过时”。四月,他又说北约“不再过时”。他的政治立场一直摇摆不定,公开破坏了自己政府成员的努力。他还在诸如巴黎气候协议和核伊朗核协定等外交议题中频频变卦。


美国政府的公信力不是仅仅靠总统的言论建立起来的,但是特朗普的行为会带来恶果。他在美国国内和全球范围内造成美国公信力下降,令美国的盟友难以再相信美国作出的承诺。而且,美国的威慑力也会因此削弱。出现致命性错估的风险大大增加。为了展示其决心,美国或许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采取更加极端的行动。美国其它公信力来源,比如美国的军事水平以及公众对美国官方的普遍信任,或许可以中和部分特朗普带来的损失。不过,一个说话算数的总统是无可替代的。


名誉高于一切


诺贝尔奖获得者、核战略专家托马斯•谢林(Thomas Schelling)曾经写道,“声誉是少有的值得为之一战的事物。”在二十世纪的很长一段时间,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都认为他们自身的公信力至关重要,不管是对于建立威慑力,还是让敌人和盟友相信美国会言出必行来说都不可或缺。例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时,美国参与朝鲜战争,部分原因在于美国意图展示其积极抗击苏联的决心。同样出于对声誉的考量,在越战期间,尽管美国政府早已做出美军战败的结论,但仍然让美军坚守越南,继续作战。在后冷战时期,大部分美国领导人都认为公信力是维持美国结盟体系和战后自由秩序的重要条件。美国介入海地、科索沃和伊拉克战争时,这种理念也发挥了一定作用。美国几次介入背后的理由和结果都不尽相同。不过在所有事件中,总统们都言行一致。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The rationale for these interventions varied, as did their outcomes, but in each case, leaders backed their words with action. 


在国际政治中,行为体的公信力和其名誉息息相关。政治学家通常将名誉分为两种。一种是罗伯特•杰维斯(Robert Jervis)眼中的“信号声誉”,指的是行为体过去能否把威胁付诸行动或信守诺言;另一种则是“综合声誉”,意指更加广泛的特质,比如是否真诚或善于合作。这两种模式的声誉会互相影响。例如,如果一个国家的信号声誉持续受损,那么,它在可信度方面的综合声誉也会随之下降。不过,一个国家的综合声誉也能独立存在。比如,美国在朝鲜战争前从未对韩国有过具体承诺。因此,美国介入朝鲜战争的选择不会影响美国的信号声誉,却有可能帮助美国树立更加决断果敢的综合声誉。


情境不同,公信力也可能会不同。例如,即使一名总统在对盟友作出承诺时看起来并不可信,但是当他威胁采取军事行动时,人们仍然可能会觉得他是认真的。又或许,人们认为他在社会和经济议题上值得信赖,但在外交政策上并不可靠。有时,领导人在国内的信誉会影响他在海外的名声。1981年,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如他之前威胁所言,解雇了超过11,000名违反联邦法律罢工的航空管制人员。许多政策制定者和观察家——包括在第二年成为美国国务卿的乔治•舒尔兹(George Shultz)和当时的众议院议长提普•奥尼尔(Tip O’Neill )——都表示这一举动对美国外交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尽管里根未必有意为之,但他让苏联知道了他并非只会虚张声势。


一些学者怀疑声誉是否真的那么重要。政治学家达里尔•普雷斯(Daryl Press)提出,领导者的名声和他过去作出的威胁是否成真毫无联系。对手评估的是军事实力与关键利益间的平衡。他举例道,在古巴导弹危机中,赫鲁晓夫要求西方军队撤出西柏林,尽管他不断作出最后通牒却从未采取行动,但肯尼迪政府的官员依然深信苏联总理赫鲁晓夫的威胁不是空谈。普雷斯认为,赫鲁晓夫的公信力并非源于他的信号声誉,而是来自美国对核力量的制衡与苏联利益的考量。另一位政治学家乔纳森•默瑟(Jonathan Mercer)与普雷斯持相似的观点。他指出,纵观历史,收回威胁并没有让一个国家给敌手留下软弱的印象,坚定立场也没有使其在盟友间留下言出必行的名声。


这些学者所列举的实例有其重要意义。但是,他们的观点无法代表学术界的共识。比如,政治学家弗朗克•哈维(Frank Harvey)和约翰•米顿(John Mitton)认为,对威胁言出必行会大大增加一个国家的压制能力。他们发现在美国介入波斯尼亚,科索沃和伊朗问题时,美国的对手们研究了美国在过往类似情况中的表态和实际行动,以此推断美国的决心并预测美国有可能采取的措施。我与政治学家亚历克斯•韦西格(Alex Weisiger)的研究结果显示,在过去危机中背弃诺言的国家会更有可能遭到挑衅,而以立场坚定闻名的国家遇到军事对抗的几率则小的多。有其他研究记录了对盟友违背承诺的国家是怎样背上不可靠的名声,并且在未来也更难获取信任。这些都表明国家的良好形象对外交成功依然尤为重要。


臭名昭著


糟糕的是,近年来,美国总统的名声每况愈下。特朗普理应为此承担大部分责任,不过这也并非他一人之过。2013年夏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跨过了当时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化学武器“红线”。在那之后,美国的信号声誉开始走下坡路。2012年8月,奥巴马曾声明阿萨德当局动用化学武器会“改变他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评估”。这一说法被许多人视作军事威胁。2013年8月,阿萨德当局使用沙林毒气,发动了一系列针对反对派控制地区的化学袭击,1400名叙利亚人因此丧命。然而,奥巴马没有对此采取军事打击,而是同意了一个在俄罗斯斡旋下达成的协议。阿萨德政权在该协议中保证销毁自己的化学武器军械库。


在接受《大西洋月刊》的主编杰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的采访时,奥巴马为自己的决定辩护,他说:“用向别人扔炸弹的方式来证明你愿意向别人扔炸弹,这可以说是诉诸武力的最糟糕理由。”但其实这是个稻草人谬误。(译者注:稻草人谬误指曲解对方论点,攻击曲解后的论点,然后宣称已推翻对方论点。)几乎没有分析家认为奥巴马应该仅仅为了声誉而制定糟糕的政策;然而,当总统未能履行所作出的承诺时,就会造成政治和战略上的损失。如果奥巴马的威胁本来就没打算付诸行动,那他一开始就不应该出言威胁。但最后外交手段并不奏效:阿萨德仍旧使用化学武器。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If Obama had not intended to follow through on his threat, he should not have issued it in the first place.


不管是否支持奥巴马不对叙利亚进行更多军事干预的决定,共和党人以及许多民主党人都认为这一触碰美国底线的插曲损害了美国的公信力。为了修复美国言出必行的声誉,鹰派主张美国应更愿意使用武力。但是,针对奥巴马离任之后美国外交政策所需的修复,这种看法是错误且具有潜在危险的。公信力需要的是一致性而非好斗性。下任总统本可以贯彻执行美国作出的承诺和威胁,从而修复已经造成的伤害。


相反地,特朗普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他所展示出的顽固强硬可能会带来一些战略优势,而冲动鲁莽则会瓦解他的可信度。通过轰炸叙利亚、重新介入阿富汗以及更多地向朝鲜施压,特朗普可能已经有了言出必行的综合声誉,并且也传递出了这样的信息——比起前任,他能更随意地使用武力。然而,特朗普曾在关键竞选承诺上朝令夕改,在推特上发布大量古怪又不准确的言论,作出的威胁言过其实,作出的承诺也都是随口一说,这都让观察家严重怀疑他所说的话语。


特朗普反复无常的例子能列一长串。在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但还未就职之前,他就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了电话。这严重违反了外交礼节;自1979年美国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后,为了不激怒中国,不管是美国在任总统还是候任总统都没有和台湾领导人交涉过。这次通话后,特朗普宣称他考虑要放弃“一中政策”,而这是过去四十年美中关系的基础。但2017年2月,他重新考虑了一下,又决定要坚持这一政策。竞选期间,特朗普曾威胁要与中国打贸易战,并且保证要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他也暗示美国应该放弃在核不扩散方面所作出的承诺,建议日本和韩国应发展自己的核武器。随后,他在所有这些方面都变卦了。


特朗普的反复无常最近一次就体现在仍在进行的朝鲜危机上。刚上任的时候,特朗普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个“聪明人”,还说“如果能见到他会感到非常荣幸”。随后,他又说金正恩是“小火箭人”,九月时,他威胁要“彻底摧毁”朝鲜。


在其他情况下,特朗普可能以整个国家为代价来维护自己的信号声誉。举例来说,特朗普10月份拒绝证实伊朗遵守核协议,兑现了他的竞选承诺。由于这展示了他的一致性,这项决定可能增强了他个人的信号声誉。但是,特朗普在没有证据证实伊朗不遵守协议的情况下,违背了美国做出的一项正式承诺,同时也危害了美国的一般声誉。这样的行为可能在未来的谈判中削弱美国政府的外交影响力。如果其它国家认为美国政权的更迭会影响其政治承诺,那这些国家就不太可能会做出重大或损害本国利益的让步。特朗普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就再一次体现了这样的问题。当然,任何一任想要改变现状的美国总统都需要应对这样的困境——如何在坚守自己承诺的同时又不危害到国家的公信力。但目前不甚明朗的是,特朗普是否考虑过自己的决定对国家声誉所造成的影响。


理智的不理智?


特朗普阵营中的一些人声称,总统反复无常的行为背后有绝佳的战略,他也深知自己在公众面前立场摇摆不定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据这种观点,特朗普看似不理智的言论其实都是精心策划的战略手段,目的是让对手认为他很疯狂。举例来说,九月时,特朗普让自己的贸易代表恐吓韩国谈判人员。据Axios报道,特朗普说:“你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现在不作出让步的话,这个疯狂的总统就会退出协定。”他所提到的协定指的是美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到朝鲜,这种战略背后的逻辑也很简单:如果特朗普能让金正恩相信他是不理智的,从而金正恩就会认为特朗普愿意承受军事对抗带来的巨额代价,那么他可能通过恐吓使朝鲜领导人屈服。


特朗普不是第一个采用这一战略的美国总统。学者们称这一战略为“疯汉理论”或“不理智中的理智”。据说,越战期间,尼克松总统指示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向苏联人和北越南人透露他的不可预测性,说他甚至可能在越南使用核武器。但他们看透了尼克松的虚张声势,这种策略也就随之失败了。疯汉游戏的第一条原则就是永远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在玩疯汉游戏。特朗普就是这样做的。使用这一策略只会是他显得简单又幼稚。


特朗普捍卫者们为总统言行做出的另一个解释就是,总统故意摆出模棱两可的态度,这是为了让对手乱了阵脚。大选期间,特朗普说过他不会“向敌人大肆宣扬自己的计划”。确实,如果精心构思且持续实施的话,模棱两可的言论能带来战略利益,例如,这使领导人可以和多个利益冲突的受众讲话,同时不会疏远其中任何一个。然而,特朗普的言论并非在战略上模棱两可;实际上,这些话通常都相当清晰。问题是不具有一致性。他语气冲动,并且一些言论还是在半夜通过推特发布的,这都削弱了它们的可信度。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According to this view, Trump’s seemingly irrational statements are part of a calculated strategy to make adversaries think that he is crazy.


当需要对特朗普的行为做出解释时,他的一些支持者甚至说理解总统的言论不能仅仅看字面意思。在接受(CNN)的采访时,特朗普的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告诉克里斯•科摩(Chris Cuomo),我们不应该用总统“嘴上的言论”来评价他,而应该用“他心中所想”来进行评价。美国的盟友不太可能从这样的建议中获得安慰,因为他们面临着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猜透特朗普的心思。


可信度很重要


美国大众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可能已经习惯了特朗普无法预测的言论和自相矛盾的推特。在一些情况下,他不遵守诺言的声誉甚至让人心安:全世界都知道,对于一些更加让人不安的说辞,比如他威胁要“彻底摧毁”朝鲜,特朗普很有可能出尔反尔。但这只是小小的安慰。当他说的话必须算数时该怎么办?当人们不信任总统能可靠传递美国的意图时,美国怎么能够在下一场危机中威慑对手、安抚同盟?


乐观主义者认为特朗普最终会认识到遵守诺言的重要性。在他们看来,特朗普的前后矛盾是因为他缺乏经验,尤其是在外交政策方面。特朗普他自己有时也会承认这一点。特朗普批评中国不制约朝鲜,但在和中国主席刁近乎谈论此事后,他就改口了。“听了十分钟后,我意识到了这并不容易。”特朗普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同样地,在当选后,他也改变了自己已经表明的对阿富汗战争的立场,对俄罗斯干涉2016年大选的立场,以及对美国在叙利亚政策的立场,这可能是因为他对这些问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总统对外交政策的看法在任职期间会有所改变,这并不是什么非同寻常的事。但在特朗普不断学习的过程中,让人不安的是他的新看法和老看法一样变化不定。这些看法并不是权衡利弊、深思熟虑后形成的,而是由特朗普的情绪、他最后交谈的那个人的观点,或是他看的电视新闻所决定的。


安慰的其他来源是特朗普的顾问,很多观察家称这些顾问为特朗普政府中的“成年人”。白宫参谋长约翰•凯利、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H. R.麦克马斯特、副总统麦克•彭斯还有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都试图通过澄清总统的言论——或似乎是忽略总统的言论,来为美国政策的连贯性和稳定性增砖添瓦。他们现在是美国公共外交的脸面:观察家从他们那里了解美国政策。如果特朗普比较配合的话,这也会让人放心。但特朗普让顾问们所作的挽救美国声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因为他公开唱反调。就在蒂勒森明确表示美国在直接同朝鲜进行交谈的第二天,特朗普就发推特说国务卿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省点儿精力吧,雷克斯,”他写道。这样的言论——即使是为了迫使金正恩让步——也很有可能让朝鲜问题变得更加捉摸不定。特朗普关于朝鲜的言论已经破坏了美国的信号声誉,并且可能引发灾难性的、本可避免的战争。


如果有任何理由可以保持谨慎的乐观,那就是总统的声誉不是对手和同盟解读美国意图时考虑的唯一因素。对声誉重要性持怀疑态度的人可能指出,美国的军事实力、众所周知的美国重要利益以及美国通过军事行动在世界各地维持现状的一贯做法,都会继续防止美国的对手触碰底线。一个国家的公信力不完全取决于其总统的公信力。国外观察家可能不信任特朗普,但是他们可能仍对美国政治体制和民意留有一定的信心,相信它们可以限制总统的行为。


然而,与此同时,总统受损的信号声誉让对手更有可能误解美国底线、误判美国反应,尤其是在有争议的地区如东欧和中东。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可能会觉得只要他们愿意,置之不理或完全忽视美国总统现在也是可以接受的;当他们得知蒂勒森称特朗普为“白痴”时,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也情有可原。(蒂勒森的发言人否认了这一点——但蒂勒森没有。)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moron / ˈmɔːrɔn; ˋmɔrɑn/ n  (infml derog , 贬) very stupid person 傻瓜; 笨蛋


声誉受损还有可能让美国更难通过强制外交实现目标,威胁和诺言在过去是行得通的,因为它们有美国的可信度做担保。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可能不得不采取风险更大的策略来展示决心,如采取军事边缘策略,甚至诉诸武力。这样的策略很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事态恶化。


总统的信号声誉受损,美国就需要更加努力地让同盟相信自己有诺必践。美国的合作伙伴可能会要求更实际的证明,确保美国的安全保证不会受到影响。美国的同盟对美国保护的信任降低,可能会让这些国家变得更加自力更生(正是特朗普想要的),但这也可能会给美国的对手壮胆,使其更加嚣张地试探美国的底线。比如,如果俄罗斯总统普京决定试探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程度,这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美国要复兴,说话要算数


特朗普公信力危机的长期影响目前还不甚明朗。美国无法左右他人对总统行为的解读。但是国际观察家们会关注美国的政治体系对特朗普的言论作何反应,何时且以何种方式来抵消其产生的负面影响。即使美国的外交政策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行动上保持一致和连贯,言论上并非如此,那美国也已经为特朗普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美国总统不再是外交政策的最终发言人。外国领导人开始以其他的方式判断美国的意图。再加上如今美国的国内体系如此两极分化,执政党如此分裂,沟通意图变得前所未有的困难。除非美国的信号能超越党派纷争、意义明确,否则特朗普对美国公信力造成的损害将会持续到他离任之后。


然而,就目前来看,由于特朗普的声誉已经受损,美国的威慑、胁迫和安抚的成本已经上升,与此同时判断失误和事态意外恶化的可能性也更大。特朗普可能认为可预测且可信的外交政策是软弱的标志。他错了。对于一个像朝鲜这样的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国,装作不可预测可能会让领导人暂时可以完成能力之外的事情。但不管特朗普喜欢与否,对美国这个全球性超级大国来说,可预测性和公信力是资产,而非负债。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 About the author: KEREN YARHI-MILO is Assistant Professor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 Citation: Yarhi-Milo, Keren. “After Credibility.” Foreign Affairs. 13 Feb. 2018. Web. 13 Feb. 2018.

  • Source URL: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2017-12-12/after-credibility


#反和谐#

后台回复关键词【和谐】,获取反和谐手段。

#Disclaimer#

译文仅供参考学习,不代表译读立场。


【译读】特朗普使美国失去公信力?

不要听得风就是雨

要有自己的判断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译读

One Comment

  1. Jianmin Cui Jianmin Cui

    谢谢,非常喜欢《译读》文章。
    也许,我们面临一个世界的新秩序,没有美国,欧盟会更加团结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