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译读】中国书店,生存在审查下

 

中国书店,生存在审查下

 

 

本文原载于 The Economist | 译读原创翻译

译者 | Momo

译读:T-Read | 译读小号二世:WinnieTheFool

 

从地铁十号线上海图书馆站一出来,就能看到宽敞的季风书店——上海著名的文化地标之一,但这样一家著名书店如今却面临着被迫停业的窘境。书店入口处的展板上写着距离关店的剩余时间——2017年9月6日,暂别倒计时147天。季风选书向来自由开明,还经常举办针砭时弊的讲座活动。对此当局似乎不愿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季风接到了房东上海图书馆的通知:租约期满后就立即终止租用合同。上图表示这也是“无奈之举”。读者纷纷自发前来悼念,“不敢相信梦就这么结束了……自由精神永存,”展板上有这样一条留言。但季风老板坦言,在可预见的未来,书店都不可能在上海其他地方得到重新开业许可。

开店20年来,季风一直在挑战当局保守的文化底线。“那年春天”前的中国,自由之声四处激荡回响。书店创始人之一是当时著名的自由主义学者,他的品味在书店政治与哲学的选书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习近平主席上台后,言论管控不断收紧,上海当局也倍感压力,于是加快了行动脚步。

然而,纵观中国,民营书店虽受到了网上书店与严格审查的双重冲击(据报道,近期当局限制了国外儿童读物的出版数量),但仍能在夹缝中艰难度日。至于策略,则是把目光转向更“有意思”的读物,利用民众在这方面的需求,与体制内书店千篇一律的图书拉开差距。

以方所书店为例。2011年,第一家方所书店在广州开业。那时外界并不看好方所。广州经常被冠以“文化荒漠”之名,受人轻视。人们对广州市民抱有这样一个偏见,总觉得他们对文化层面的东西没什么追求。再加上选址还是高端购物中心,方所书店怎么可能存活下来呢?

但即使身处这样不利的大环境,方所依然发展势头强劲,名气丝毫不逊于迪奥与杜嘉班纳这样的大牌——这两大欧洲时尚品牌在同家商场也设有分店。据估计,商场近三分之一的顾客会光临方所:走过由浑然一体的大块古木雕刻而成的大门,他们就进入了灯光昏黄的店内。

进入书店,首先引入眼帘的是诗集,其中有两位著名诗人的作品中译本,一位是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爱尔兰桂冠诗人谢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另一位是20世纪英国最受欢迎的诗人之一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书店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程晨(音)表示,“虽然诗歌的市场很小,我们还是把它们放在了一进店的地方——我们想让人们知道诗歌是文学之根。”再往里走可以看到美国女权主义者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作品的中译本,以及罗伯特·波西格(Robert Pirsig)关于自我探索的经典小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Zen and the Art of Motorcyle Maintenance)的中译本。方所会像很多西方书店那样,挑选具有专业素养的店员,他们对店内所卖书籍的涉及领域都很了解,这在体制内书店是很难看到的。

方所的产品线中还包括时装。书店一隅摆放着店主毛继鸿创立的时尚品牌,例外(Exception de Mixmind)的系列服装。毛还曾为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设计服装。程女士表示,虽然服装占到了方所营业额的20%-30%,但图书仍是主业。

这种运营模式正在流行起来。全国各地这样的书店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它们都提供咖啡区,也会售卖茶壶、帆布包这样的产品。2015年,来自台湾的连锁书店“诚品书店”在苏州开了分店,进入了大陆市场。这家书店在台北开创了24小时全天候营业模式。诚品书店还准备在上海开分店,但出于某些政治原因还未付诸实际。台湾的诚品书店经常会上架大陆认定带有敏感内容的商品,如介绍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的录像带。

虽然发生了季风书园的停业事件,但过去两年还是有几家环境优雅的新书店在上海落户,其中就有“好久不读”。这家书店的上架书籍有《Gay Life Stories》与《On Democracy’s Doorstep》 ,后者讲述了美国普选的历史,已被当局允许上架。方所在位于中国西南部的重庆、成都与沿海城市青岛都开了分店,还计划明年在上海某商场再设分店,计划占地面积为8000平方米。

这一举动或许也在挑战当局的底线。方所在尝试像季风一样举办讲座,吸引顾客,不过话题不会总像季风那样尖锐。去年,方所邀请的讲座嘉宾有小说《零》的译者(小说原名Number Zero,翁贝托·艾柯(Umberto Eco)著,小说嘲讽了政治家与媒体,)与电影导演贾樟柯,他的电影主要反映社会在中国崛起的历程中承受的代价,这有时会触怒审查机构。

但像方所书店这样的企业就很小心,不会公然挑战当局。书店的外文书籍都来自国有图书经销商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企业座右铭是:“开放、和谐、创新、奋进”),该公司严禁引入任何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书籍。对此,程女士表示,“我们也无能为力。”

在上海季风书园附近的一条僻静小巷里,有家叫做1984的咖啡馆,看上去和潮流书店并无二致(见上图)。入口处走廊的书架上摆放着各个版本的《1984》(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小说)。不过店主很谨慎,店内有条标语写道,“本店书籍概不出售”。

本文译者 | Momo

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翻译专业

 

Despite censorship, China has some cool bookshops. (2017, September 07). Retrieved September 29, 2017, from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728652-government-ambivalent-about-them-despite-censorship-china-has-some-cool-bookshops

 

#反和谐#

后台回复关键词【和谐】,获取反和谐手段。

#Disclaimer#

译文仅供参考学习,不代表译读立场。

 

不要听得风就是雨

要有自己的判断

3 Comments

  1. 厉害了我的国是现实,困难了大家的生活就不要成现实了,大国要发展小家要顾及,两条腿走路才能站的稳走的快。依法治国走上法制正轨的路途阵痛期只能前进不能停退呀!

  2. Hiren Loong Hiren Loong

    支持一下

  3. 萝卜狼 萝卜狼

    真没想到季风书店就这么没了,每次路过那里都要逛一逛的,虽说只看不买,但里面的选书真的很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