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国内衣重镇遇瓶颈,单一产业集群须转型 | 译论中国

译读声明


译读是由一群志愿者组成的团队。我们从各大外刊搜寻有意思的话题,译介给大家,旨在带来一些新鲜想法。选文不做任何原则性删改,不代表译读立场。兼听则明,保持独立思考和开放心态,哪怕不认同文中的观点,还是可以汲取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目前,译读团队从选题、翻译到编辑,完全保持公益、独立运营。我们尽心查阅以弥补专业知识的不足,大到一句话的理解,小到一个词的表达,我们都仔细斟酌以求对原文负责,对读者负责。但难免疏漏,感谢读者的指点,我们会做得更好。


中国内衣重镇遇瓶颈,单一产业集群须转型



本文原载于The Economist

编译/雨山 & 喜妹


译读:T-Read | 译读小号二世:WinnieTheFool


广东省汕头市谷饶镇宏基内衣厂里,每个工人旁边的文胸都堆得像小山一般。车间里回响着缝纫机的咔咔声,工人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工作,然后把内衣交给生产线上的下一个工人。这家工厂每天生产2.2万件定型文胸,大多数供给国内市场。当地政府喜欢把谷饶叫做“内衣之城”,这里有上千家类似的工厂,每年生产3.5亿件文胸和4.3亿套内衣裤,销往海内外市场。谷饶出产的女士内衣占到当地工业产出的80%。


谷饶镇上,印着大胸女人的广告牌随处可见,外国女人的照片尤其多,她们身上的内衣托起了谷饶的繁荣(见下图)。但谷饶和汕头其他内衣产业集群的很多人都开始担忧行业的未来。主营内衣和泳装的鹏升内衣实业有限公司的刘俊(音)说,成本在上升,消费者却不愿接受更高的价格。去年谷饶就有几个工厂老板跑路了,欠下一屁股债务和待付的工资。相隔不远的陈店镇也是一个内衣城镇,当地的一些内衣店也关门大吉。



左图:主要产业集群所在地 

湖南,江西,浙江,温州,福建,泉州,广西,广州,谷饶,汕头,台湾,广东,越南,广东,南海,菲律宾

右图:华南地区的部分单一产业集群(城镇主打产品及规模)

温州瓯海,眼镜,2016年代工生产90%的国际知名品牌

泉州晋江,拉链,2011年占全球生产的10%

汕头澄海,玩具,2014年占全球生产的30%

广州狮岭,箱包,2013年在欧美大众市场中占据70%市场份额

汕头谷饶,文胸,2014年中国产量的12%

东莞塘厦,高尔夫运动用具,2011年全球产量的40%


*所述地点可能包含多个产业集群

数据来自:中国社科院;国营媒体;政府网站。


在过去30年的高速经济发展中,像谷饶和陈店这样的单一产业城镇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取代了曾经的稻田。来自港台的投资和中国内陆的巨大民工劳动力推动了中国的出口繁荣。如今中国有500多个这样的城镇,生产着纽扣、领带、塑料鞋、汽车轮胎、玩具、圣诞装饰和盥洗用品等各类产品(见上图)。


内衣的荣耀


包括谷饶在内的几个内衣生产重镇使中国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内衣生产国。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的数据,2014年中国文胸产量为29亿件,占到全球的60%。除此之外,中国还有其他行业的产业集群,相似的公司聚集在一起,为整个行业提供了可靠的供货商和大量有相关技能的工人。全球63%的鞋类产品,70%的眼镜和90%的节能灯均产自这些单一产业城镇。


然而这些蓬勃的发展也对环境造成了巨大影响。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2010年报告称,由于受到当地纺织印染厂的严重污染,谷饶镇的天然水已不宜饮用。但比起国外的环保斗士,更让谷饶的文胸厂担心的是来自国外的竞争。


由于此前价格低廉,中国生产的消费品在全球市场占据了很大份额,但这个优势目前正在消失。自从2001年以来,国内工人工资每年平均上涨12%。而泰国和越南由于工人工资和税率更低,现在已经开始为维密和娜圣莎等国际内衣品牌代工。中国最大的内衣公司维珍妮内衣今年会在越南开设两家工厂,这是其首次在国外开设工厂。该公司计划在2018年之前在越南再开两家工厂。柬埔寨和缅甸也跃跃欲试。日本内衣品牌华歌尔2013年在柬埔寨及缅甸都开设了工厂,去年又在缅甸开了一家。


不过,谷饶镇优势仍在,比如完善的供应链。除了内衣厂商,当地还有数家工厂生产染色纺织品、蕾丝布料和支撑魔术文胸的硬泡沫等制造内衣的原料产品。平角内裤用的各种松紧带也都是在本地生产。由于相关商标法规比较宽松,谷饶似乎也吃到了不少甜头。一些厂家篡改名牌商品名称,例如在内裤上使用“Calven Klain”和“Oalvin Klein”等与美国品牌“Calvin Klein”相近的拼写,试图靠假冒名牌捞金。


谷饶的官员坚称,通过技术升级和自动化,谷饶能够克服困难。1982年,在中国社会普遍还轻视私有企业的背景下,谷饶的一名企业家敢为人先,在当地创立了第一家内衣厂。然而如今,吸引资金和技术来完成转型或许不像当初那个决定那么简单。


即便是中国最大的内衣生产商也难以赢得顾客的长期忠诚。他们因此不愿在科研上投资。谷饶的一些工厂的确在升级,比如采用激光切割技术生产无痕内衣,或使用更加舒适的新型材料来承托文胸。但大多数工厂仍在采用低科技含量的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


但谷饶等城镇的经济结构由私企主导,所以相比于钢铁煤矿城市,能更灵活地适应市场的变化。(这些钢铁煤矿城市计划在未来几年裁员180万。)2013年,谷饶人口总量为16.1万,其中接近一半为外来务工人员。许多工人技术水平较低,虽然不停地换工作,却一直只会缝制文胸的同一个部件。中国政府希望服务业岗位能够取代一部分制造业岗位,但这些工人大多数高中都还没有毕业,素质不高,无法接受转业培训。幸运的是,他们大多数都有房子和农田,失业后仍可以返乡。


一些单一产业的新兴城镇可能会消失,只留下废弃工厂的钢筋水泥和被污染的土壤。谷饶等城镇成功地在曾一贫如洗的地方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若想在未来持续这种繁荣,他们需要放眼生活必需品以外的产品。


原文地址

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697004-one-product-towns-fuelled-chinas-export-boom-many-are-now-trouble-bleak-times-bra-town


本文由译读团队的志愿者编译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联络微信号:woohow555


后台回复关键词【和谐】


获取我们的备用渠道



Attention




虽然小号永远离开了我们(QAQ),但以后译论中国栏目中某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无法发布的文章会继续通过小号二世发布,别走丢,敬请关注。


长按二维码,扫描关注小号二世


微信号:WinnieTheFool



译读:T-Read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